梅普·吉斯

编辑:爱学习互动百科 时间:2019-09-29 05:54:33
编辑 锁定
梅普·吉斯(Miep Gies,本名:赫敏妮·桑特罗席兹(Hermine Santruschitz),1909年2月15日-2010年1月11日),荷兰籍奥地利人。她在二战期间曾联同丈夫与其他4人,协助安妮·法兰克等8位犹太人的藏匿,以躲避纳粹逼害。后来安妮等人被捕后,梅普妥善保存安妮于躲藏期间所写的日记,于战后交还安妮的父亲,整理出版成《安妮日记》。晚年为了驳斥认为《安妮日记》是造假的质疑,梅普到处谈论她亲身经历与安妮的故事,致力维护法兰克家族遭遇的真相。
中文名
梅普·吉斯
外文名
Miep Gies
出生地
奥匈帝国维也纳
出生日期
1909年02月15日
逝世日期
2010年01月11日
信????仰
罗马天主教

梅普·吉斯人物简介

编辑
梅普·吉斯1909年出生于奥地利维也纳,11岁前往荷兰定居。1933年,吉斯认识了安妮的父亲奥托·弗兰克,并在他的调味料公司任秘书。1942年起,安妮一家和其他4位犹太人躲进了自家公司的阁楼躲避纳粹迫害。在此期间,梅普·吉斯和周围的荷兰人冒着失去自由和生命的危险,为安妮一家提供生活帮助,传递外界消息。
安妮和家人躲藏了25个月,在1944年8月被告发后,被送到纳粹集中营。梅普·吉斯也险些丧命。在纳粹搜索了阁楼之后,吉斯在一片狼藉中发现了安妮的日记,并成功地保护了这份如今闻名世界的珍贵手稿。吉斯在1945年4月确认安妮死后,将它交给安妮的父亲、当时密室藏匿者中唯一的幸存者奥托·弗兰克
战后,在奥托的安排和吉斯的帮助下,《安妮日记》于1947年正式出版,并被翻译成数十种语言传到世界各地,成为有史以来最畅销的书籍之一,而吉斯也因此成了荷兰名人,多个国际组织都给她颁发过奖章。梅普·吉斯毕生致力于揭露二战大屠杀的真相,并极力反驳《安妮日记》系伪造一说。
《安妮日记》见证了二战期间纳粹破害和屠杀犹太人的罪恶,而梅普·吉斯的勇敢行为让人们得以记住那段历史。《安妮日记》被认为是20世纪最重要的着作之一,描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安妮和家人为躲避纳粹分子追杀,一起秘密生活在阁楼里两年多的故事。在躲避纳粹期间,安妮用父亲送的笔记本,真实记录了他们躲藏在秘密阁楼里的恐惧生活。
尽管被视为英雄,但梅普·吉斯一直拒绝这样的荣誉。1997年在一次对学生的演讲中,梅普·吉斯说:“我不想被当做英雄。年轻人也许会认为,尽你做人的职责就可以成为英雄。如果这样,我担心不会有人再会去帮助其他人。我不是英雄,我只是一个普通家庭主妇和秘书。”[1]?

梅普·吉斯人物生平

编辑

梅普·吉斯早年生活

梅普·吉斯本名赫敏妮·桑特罗席兹(Hermine Santruschitz),1909年在奥地利维也纳一个劳工家庭中诞生,一战结束后,奥匈帝国解体,奥地利政治与经济动荡,食物短缺造成价格飞涨,她的父母为了能让瘦弱的赫敏妮有机会活下去,参加了由一个荷兰劳工社团发起对奥国劳工小孩的援助计划,赫敏妮幸运地被选上,11岁(1920年12月)时被送往荷兰莱顿寄养在煤炭工厂当领班的劳伦斯·纽乌温博格(Laurens Nieuwenburg)家里。
纽乌温博格一家除了劳伦斯夫妇外,还有4个男孩与1个女孩,都能接纳与关爱赫敏妮,为她取了个小名为“梅普”(Miep),也就成为她日后惯用的名字,并安排她入学且成绩优异。原本梅普只获准逗留3个月,却因为健康状况不佳而得以延长逗留,但至此以后相关单位就没有讨论她逗留问题,梅普从此就成为纽乌温博格家的成员,更于13岁(1922年)时跟随纽乌温博格家,移居到阿姆斯特丹
梅普16岁(1925年)时,由纽乌温博格夫妇陪同,重返维也纳原生家庭,但她不能适应当地的生活,表达期望回到荷兰,她的母亲了解到梅普已经融入荷兰,留在维也纳只会让她不愉快,便宽容地让梅普回到荷兰纽乌温博格家。

梅普·吉斯动荡年代

1900年代的辛格尔运河 1900年代的辛格尔运河
梅普18岁(1927年)从高中毕业,任职在一家纺织公司当文员,但6年后(1933年)公司因不敌经济大恐慌大量裁员,其中也包括了梅普。同年,一位来自德国法兰克福犹太银行家之子奥图·法兰克(Otto Heinrich Frank),获准在阿姆斯特丹开设“欧葩塔”(Opekta)荷兰子公司,生产用来调制果浆的果胶,梅普在邻居介绍下到欧葩塔应征,通过果胶烹调成果浆的测试,顺利获得录用,以递补一个助理的空缺。奥图为逃避日益高涨的反犹太主义,把妻子伊蒂丝(Edith Frank)、大女儿玛戈(Margot Frank)与小女儿安妮从亚琛迁到阿姆斯特丹同住。
1937年欧葩塔公司迁往辛格尔一栋荷兰式运河屋(Canal house)建筑物内,1938年奥图找来一位犹太裔工作伙伴赫曼·凡佩斯(Hermann van Pels)当顾问,创立了第二间公司“媲克达康”(Pectacon)以经营香料贸易,1940年公司再搬到王子运河路西教堂附近一栋更大的楼房,办公室员工经过更替,当时除了梅普外,还有贝普·沃斯克尔(Elisabeth (Bep) Voskuijl)、维克陀·库勒(Victor Kugler)、约翰内斯·克里曼(Johannes Kleiman)等人。
1938年纳粹德国宣布与奥地利合并、斯洛伐克受纳粹德国控制脱离捷克斯洛伐克,局势紧张,大量的犹太人逃离纳粹德国控制区域;1939年初,梅普计划与相恋多年的詹·吉斯(Jan Gies)结婚,当时两人都与他人共用房间,便想寻找出租房间同居,待积畜足够再办婚礼,却因为阿姆斯特丹住满了逃避纳粹逼害的外来人,而遍寻不到新居,幸好在奥图住家附近,有一位犹太裔老太太的丈夫出海后失踪,便把其中两间房间租给梅普与詹。
1939年开始,纳粹德国改以军事方式快速对外扩张,苏联红军也趁势而起,9月1日纳粹德国发动波兰战役,9月4日对德宣战,9月17日红军从东边入侵波兰,10月6日两军全面占领并瓜分波兰。1940年4月9日,纳粹德国以“保护丹麦免受英法入侵”为名,发动威瑟堡行动挥军进入丹麦,从哥本哈根登陆,又派出轰炸机飞越丹麦领空恫吓。由于事发突然且两国军力悬殊,为求将伤亡减到最少,6 小时后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十世宣布有条件投降,丹麦沦为纳粹德国的“合作国”。[2]?
奥地利被纳粹德国并吞后,梅普试图放弃奥地利国籍,正式转为丹麦籍,但迟迟没有进展,1941年某日,梅普被德国大使馆召见,要求她加入纳粹女子社团,因为她拒绝,而被馆方将其护照作废,并注明必须在 3 个月内回到维也纳抑或嫁给丹麦人。碍于当时丹麦法令要求异国通婚必须出示出生证明,梅普便请求住在纳也纳的叔父协助,刚开始并不顺利,后来遇到一位维也纳市政府的民政公务员朋友,找到当年荷兰援助奥地利的资料佐证,才顺利发出出生证明给梅普。同年7月16日,经向阿姆斯特丹市政府公务员解释护照上作废的注解,并认同一切合法后,梅普与詹两人终完成结婚登记。

梅普·吉斯犯险协藏

丹麦被纳粹德国控制初期,日常生活与过往无异,直到当年(1940年)的秋季,反犹太的措施逐一展开,越来越多的规定与禁令,令犹太人的处境日渐不堪,梅普与詹都为他们的犹太朋友担心,其中包括奥图一家。梅普与詹婚后(1941年)不久,奥图因为担心犹太人身份会影响公司营运,所以请求詹出任“媲克达康”的专员,安排维克陀为“媲克达康”执行总监,约翰内斯当“欧葩塔”的经管总监,奥图则退出经营阶层,仅保留顾问职衔,同年12月18日,在詹的同意下,“媲克达康”更名为“吉斯公司”(Gies & Co.)。
1942年春季开始,纳粹德国强制犹太人要在衣服别上黄色大卫之星布章,不久之后,奥图向梅普说明,他与太太计划带着两个女儿,连同赫曼与他太太奥古丝蒂(Auguste van Pels)及其儿子彼得(Peter van Pels),一同藏匿在公司大楼后侧加盖的空间内,并请求梅普在他们藏匿期间,负责照顾他们,梅普欣然同意。不久之后,奥图陆续征得另外4人(贝普、维克陀、约翰内斯以及贝普的父亲约翰·沃斯克尔(Johan Voskuijl))的应允协助。
1942年6月初,奥图的大女儿玛戈收到劳动征召,奥图于是决定立即进行藏匿计划,梅普与詹到奥图家里协助准备,将法兰克家必要的衣物先搬到自己家里,待有适当机会再搬到公司预备藏匿的地点。7月6日早晨,梅普依计划与玛戈会合,玛戈没有配带大卫之星,两人假装成一起上班的同事,各骑一台自行车前往公司,梅普一如往常般办公,而玛戈则躲到后侧加盖空间内,第二天早上,法兰克妇夫与小女儿安妮也顺利躲进藏匿处,一星期后凡佩斯一家三口加入,到同年11月,法兰克与凡佩斯两家人所熟悉的牙医师,即第8位藏匿者弗里茨·费法(Fritz Pfeffer)也成功地躲起来。
梅普与贝普负责为藏匿者采购食物,约翰内斯与维克陀则负责安全与财务调度,约翰用书架订造了一个通往加盖空间的隐藏门,詹则透过与全国潜水员组织的关系取得配给证,梅普有机会时会陪同藏匿者用午餐,告诉大家外界的消息,由于白天公司有在营运,除了6名知情者以外,仓库里会有搬运工,办公室也会有客户进出,藏匿者务必保持寂静,连上厕所或生病时都要非常谨慎,深怕被发现。1943年春季,詹与梅普在家中另外藏匿了一名学生,该名荷兰学生因拒签向德国效忠同意书遭查缉,于是梅普每天要为11人准备食物,随着战争的拖延,生活用品日益短缺,藏匿者与协助者冒着被逮捕的危险,耐心期待着和平的来临。[3]?

梅普·吉斯行踪败露

1944年6月6日,盟军西部战线发动诺曼底战役,成功打开大西洋壁垒,进入纳粹德国占领的法国国境;德军在此前一年(1943年)2月,于东部战线斯大林格勒战役中战败且损失惨重,10月意大利国王倒戈相向。就在纳粹德国正遭受三面夹击同时,1944年8月4日星期五上午11时刚过,一位穿着便服的人走进梅普工作的办公室,用手枪指向上班中的他们,除了贝普趁机逃脱以外,中午过后8名藏匿者以及在办公室的梅普、维克陀、约翰内斯都被拘捕,带队的帝国保安部指挥官卡尔·西尔贝鲍尔(Karl Silberbauer),基于“个人的同情”(Aus persönliche Sympathie),要求梅普不得逃跑后,允许她留在办公室,其他人皆被带回。
协助藏匿的约翰内斯与维克陀,先被送往囚禁政治犯的阿默斯福特集中营(Amersfoort concentration camp),红十字会以健康理由,成功营救被囚禁6星期的约翰内斯,维克陀则与其他政治犯一样,被送去前线施作防御工作,辗转来到泽弗纳尔(Zevenaar),1945年4月间趁乱逃脱成功。
而8名藏匿者先被送往韦斯特博克集中营(Westerbork concentration camp),旋即被转送奥斯威辛集中营,于10月至11月间,玛戈·法兰克、安妮·法兰克与奥古丝蒂·凡佩斯先后再被送住伯根-贝尔森集中营,弗里茨·费法则被送往萨克森豪森集中营(Sachsenhausen concentration camp);1945年3月奥古丝蒂从伯根-贝尔森被转送布痕瓦尔德集中营、再到恩施塔特集中营(Theresienstadt concentration camp),同时期彼得·凡佩斯从奥斯威辛转送毛特豪森-居森集中营(Mauthausen-Gusen concentration camp)。
拘捕当天,藏匿处里的家俱,全数被纳粹保安与荷兰警方搬走,后来梅普与贝普到藏匿处查看时,发现安妮所写的日记散落在地上,两人在惶恐中把日记收集起来,决议由梅普负责保管,于是梅普把日记锁在自己办公桌的抽屉里,从未翻阅,等待将来交还给安妮。由于办公室物品与香料保存完好,梅普与贝普也没有被带走,梅普为能让公司维行营运,便与银行协议以她的签署代表公司确认,发薪资给员工,以及给供应商货款,6星期后约翰内斯被释放出来,并回到工作冈位,营运工作交还给约翰内斯。
1944年9月下旬,盟军发动市场花园行动空降荷兰欲控制莱茵河下游但未能成功,11月盟军再由加拿大第1军团带领发动斯海尔德河战役,成功控制荷兰境内莱茵河以南地区;1945年伊始,纳粹德国节节败退,3月盟军战利品行动成功突破莱茵河,荷兰东部与北部省份被盟军控制,4月30日希特勒自杀,5月5日荷兰纳粹德国驻军宣布投降,5月8日德军统帅部宣布无条件投降,二战欧战正式结束。

梅普·吉斯二战之后

荷兰解放后,维克陀·库勒结束躲藏回到公司上班,梅普的丈夫詹成立了一个社会团体,协助战后回来的人,同时也打听法兰克家人的下落。约一个月后的6月3日,奥图·法兰克回到阿姆斯特丹,来投靠梅普与詹,带来其妻子依伊蒂丝离世的不幸消息。奥图随后再回到工作岗位,大家都期待着其他伙伴的归来,却由其他生还者证词中获知噩耗,8名藏匿者中仅有奥图能活着离开集中营。
梅普得知玛戈与安妮克无法归来后,便把深锁在抽屉里安妮的日记,视为遗物交给安妮的父亲奥图,奥图则将躲藏前所收集的古老家俱,转送给梅普与詹。奥图利用业余时间将安妮写的日记翻译为德语,寄给他住在瑞士巴塞尔的母亲看。奥图后来于犹太人星期日定期聚会提及安妮日记一事,经朋友请求下同意提出部份译本,后再转借给历史学家詹·罗梅恩(Jan Marius Romein)的太太安妮·罗梅恩(Anne Romein),詹·罗梅恩阅读后于《语言报》(Het Parool)发表读后专文,引起出版商兴趣,在出版商沟通说服下,奥图有条件同意,1947年日记以安妮·法兰克着《密室:1942年6月12日至1944年8月1日的日记》(Het Achterhuis: Dagboekbrieven van 12 Juni 1942 – 1 Augustus 1944)为名出版(中文版名为《安妮日记》)。梅普惟恐勾起不幸的回忆,一直坚持不听取或阅读日记内容,直至同年夏季该书第三版准备付梓时,才被说服阅读第二版内容,她一口气读完,感觉到安妮彷如不曾离开般在心里复活。
1949年40岁的梅普首次怀孕,1950年7月13日独生子保罗(Paul Gies)诞生。1952年奥图移民到瑞士照顾其母亲,后来再婚,两个家庭一直保持联络,梅普一家经常前往探望。

梅普·吉斯晚年生活

随着《安妮日记》受到读者喜爱,翻译成多种语言版本,改编成舞台剧,再改编拍成电影《安妮少女的日记》(The Diary of Anne Frank,获1959年3项奥斯卡奖),越是受到注目就越是被质疑。梅普无法接受事实会被曲解,于是到处谈论安妮的故事,与她自身的经历,以驳斥那些否认有大屠杀事件和认为《安妮日记》是伪造的指控,并且接受美国女作家艾莉森·戈尔德(Alison Leslie Gold)采访,在1987年出版成《安妮·法兰克回忆录:关于一位协助法兰克家庭藏匿的女士》(Anne Frank Remembered: The Story of the Woman Who Helped to Hide the Frank Family)一书,再于1995年协助《安妮·法兰克回忆录》(Anne Frank Remembered)纪录片拍摄,梅普致力于维护法兰克家族遭遇的真相,因此让她获得许多荣耀。
1993年梅普的丈夫詹·吉斯罹糖尿病去世,为能靠近儿子的家庭,梅普晚年时移居至北荷兰省,且成立个人网站,来讲述自身的传记、提供历史照片与参考资料、以及发表个人的感想与回信,直至99岁仍保持阅读的习惯,2010年1月11日,梅普以100岁高龄因病于阿姆斯特丹去世。

梅普·吉斯荣誉与奖项

编辑
1.1972年,与她的丈夫詹共同获以色列政府颁国际义人奖。
2.1990年,获莱奥?华伦伯格委员会颁莱奥?华伦伯格奖(Raoul Wallenberg Award),以表扬梅普“提供了藏身之处并保护安妮和她的家人”。
3.1994年,获西德联邦政府颁联邦(军官级)十字勋章。
4.1995年,获荷兰碧翠斯女王授与骑士级奥伦治-拿索勋章(荷兰语:Orde van Oranje-Nassau)。
5.2009年,获奥地利维也纳市政府颁市政厅铁人奖(德语:Goldener Rathausmann)。
6. 2009年,获奥地利政府颁嵩高级奥地利共和国服务奖章(德语:Ehrenzeichen für Verdienste um die Republik Österreich)。
7.2009年,99949号小行星被命名为“梅普吉斯(Miepgies)”,以表扬梅普。

梅普·吉斯着作与言论

编辑

梅普·吉斯着作

《安妮·法兰克回忆录:关于一位协助法兰克家庭藏匿的女士(Anne Frank Remembered:The Story of the Woman Who Helped to Hide the Frank Family)》(有19种不同语言版本),与艾莉森·戈尔德(Alison Leslie Gold)为共同作者,ISBN 1-4165-9885-5,2009年修订版,Simon & Schuster出版。

梅普·吉斯言论

那几年间,有超过两万位荷兰人协助犹太人或其他需要藏匿的人,我只是欣然地做我可以做的事,我丈夫也是,这不算什么。More than twenty thousand Dutch people helped to hide Jews and others in need of hiding during those years. I willingly did what I could to help. My husband did as well. It was not enough. 我并不特别,也从不想引起特别的关注,只是当时愿意做了别人请求而且看来必须的事。我被说服去讲我的故事,是因为安妮的故事与其历史上的意义,已经打动了数以百万的人们,我被告之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每当太阳下山之际,会有演出安妮日记故事的舞台布幕升起,再试想看看,由安妮故事出版的《密室》(指《安妮日记》)与其众多译版风行,她的声音已到达大地遥远的边际。There is nothing special about me. I have never wanted special attention. I was only willing to do what was asked of me and what seemed necessary at the time. When I was persuaded to tell my story, I had to think of the place that Anne Frank holds in history and what her story has come to mean for the many millions of people who have been touched by it. I’m told that every night when the sun goes down, somewhere in the world the curtain is going up on the stage play made from Anne’s diary. Taking into consideration the many printings of Het Achterhuis (“The Annex”) and the many translations that have been made of Anne’s story, her voice has reached the far edges of the earth.
– 我不是英雄(I am not a hero) , 梅普·吉斯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人物 书籍